Καρίνα
關於部落格
總是在遇見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人們
  • 76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陰陽師

 
       日本平安時代西元,世界仍明暗未分,人、鬼、妖怪魔物等等雜相共處。安倍晴明於皇宮陰陽寮任職陰陽師,與摯友源博雅一同解決一樁樁不可思議的怪奇事件……

       
這是不管在書上或網路上都可以輕易查到的簡介文案,不知是否因為和鬼怪相關,《陰陽師》在博客來的分類竟然是:小說>恐怖驚悚小說,怪哉!算了!反正這並不是重點,今天的重點在於書上勾勒出的愛、恨、癡情,還有整個充滿妖魔鬼怪的日本古典文學世界。
 
    陰陽師最早的本源是來自於中國的陰陽道,於戰國時代被提出,此論者主張
把「陰」和「陽」看作事物內部的兩種互相消長的協調力量,認為它是孕育天地萬物的生成法則。
 
    西元六世紀,陰陽概念傳入日本,但「陰陽道」這個名詞正式出現在日本史料上,卻是十世紀的事。然而這時的陰陽道已有別於最初中國的陰陽思想,還兼備占卜、祭祀、天文、曆法等等應用。
 
    真正讓陰陽道發揚光大的人是天武天皇,他非常瞭解陰陽道的利用價值,為了避免被反政府勢力所用,於是成立了「陰陽寮」(類似今日的中研院)讓陰陽道成為律法制度的一部份,並且嚴令禁止一般百姓擁有陰陽道的專門典籍,目的就是想要讓陰陽道成為國家的獨佔工具。此時,陰陽道成了天皇的御用之學。
 
    而陰陽師是宮廷中負責卜筮、舉行祭儀、天文觀測的官職。
 
    其中最為人所知曉的是安倍晴明,他的生平事蹟在平安時代後期就已在《大鏡》、《今昔物語》中被傳述;另外像是歌舞伎、落語等戲曲也經常使用安倍晴明的傳奇故事作為題材。時至今日,甚至還有「安倍晴明研究會」!(安倍晴明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,應該就跟我們的諸葛孔明差不多吧!)
 
    《陰陽師》的故事,就是以安倍晴明為主軸,利用日本家喻戶曉的民間故事,穿鑿一些大眾傳說,還有夢枕貘的獨特見解,所交織而成的篇章!
 
 
「咒」的力量
 
    咒,舉凡人、事、物、山、海、川、鬼、怪、神、仙、魂、靈等皆受其束縛,了解咒的道理等於了解整個宇宙,而最基本的咒就是「名」(類似現代我們所說的言靈),稱呼即是一種下咒。櫻花的盛開、意會到此事的心,造就了櫻花的存在,甚至是美的感受。或許因為和人心有關吧?各人對花朵的盛開凋謝自有不同看法,也藉此激盪出了更多火花!
    能夠看透咒,甚至操縱咒的就是陰陽師,但也因為了解,所以免不了為咒所困所苦!其實陰陽師這個名稱本身就有其奧祕在!陰和陽,夜晚與黑暗、白晝與光明,就像時刻有朝曦和黃昏一樣,人心無法以區區黑白二色辨別,怎樣的愛、怎樣的恨?怎樣的無奈與執著?或許這就是《陰陽師》使人深深著迷的原因!
 
 
矛盾與愛(本標題不具BL傾向,請勿隨便臆測,否則叫警衛!)
 
    「因為有你在,我才會覺得這世上不是這麼惡劣。」
    ……
    「不管你再如何冷淡看待這世間,也不管有時我會覺得無法理解你,不過說真的,我真的懂得你真正的地方。」
    「懂得什麼?」
    「懂得你其實覺得自己很孤獨。晴明,老實說出來吧,你其實很寂寞吧?你其實覺得這世上只有你孤單一人吧?我有時總覺得你看起來很令人心疼。」
    「沒那回事。」
    「真的?」
    「你不是在我身邊嗎?博雅。」          (引自《俯臥巫女》)
 
    故事裡的兩位主人翁,有著完全不同卻又異常地相容的性格,但在自我個性裡卻又隱隱的相互矛盾著。晴明恬淡飄逸,敢直呼皇上為「那男人」,在看透真實的雙眼背後卻又隱隱透露惡質的戲謔,就像在傷口上撒一點點鹽巴刺痛刺痛地叫人不得不記取教訓(對不起我偷偷用了這個比喻XD);博雅純真耿直,往往不需多餘理論就能掌握事物的本質,但內心也同時擁有對不思議之事心生嚮往的瘋狂因子。
    我常常在想:假設人的本性是貪婪自私,那,能看透一切的人,會不會因為了解這種絕望而深深痛苦著?在小說中,晴明高強而全知,他不會不了解現實的殘酷所在,但身為臣子,卻又不得不插手他所沒有意願插手的事(而且起因常常是一己之私的因所種下的果),其心情之繁複哪是輕易可以想像?而要在這樣的洪流中保持自我,又需要多少心力?(這似乎是很多反派之所以為反派的理由XD)與眾不同的人,表示某些地方比普通人卓越,也因此特別容易招致忌妒。不只晴明,博雅也是(如果沒記錯,博雅的母親好像並不是人類!),活在這世上,有太多迫不得已、不得不做的事,但如果孤獨遇上另一個孤獨,世界就會開始有存在的理由,或許寂寞也會變得完全不一樣!
 
 
付喪神卷
 
    感謝學長的書,我跟你借了好久呀囧
    總覺得這一卷的博雅好喜歡開晴明的玩笑,「原來安倍晴明也會到女人住處通情呀!」雖然都被輕易反擊回去了(真歡樂!)
 
 《三角鐵環》
    依日本能樂謠曲鐵輪之女改編,描述遭丈夫拋棄的妻子詛咒丈夫的故事。其中,晴明身為第三者的難為,在故事中表達的很清楚(當然還有他不畏強權的態度),女人化作「生成」的憾恨,更是令人不勝唏噓
    君何以始亂終棄?
    一但移情別戀,人心便很難回頭,愛到極點得不到即轉變成恨,積怨如此,成為執迷不悟的女鬼。怎樣的深情是越思念越痛苦?甚至必須用自己的性命來抵?(突然想起了地獄少女,真是中毒了XD)
    我要求你做了什麼?
    對我來說,兩人的生命同等重要。
    在《奇諾之旅》裡有一篇吃人的故事,內容敘述奇諾遇到困在暴風雪裡的三個男子,他們食糧用盡快餓死了,奇諾好心幫助他們卻差點被抓住,原來男人們是人口販子,而被拿來當「商品」的少女早在遇難之初就被他們拿來吃掉了。故事結局奇諾殺了想抓住她的人,但她覺得對不起為了救人時所獵殺的兔子,就是這樣取捨的概念,殺了兔子男人的生命得以延續、但若因悲憐兔子又會造成男人的死亡(雖然最後證明男人不值得救!)。在取捨的難題中,守護或捨棄,晴明無法自己抉擇,這就是最悲哀的地方(突然想起在鋼鍊中,愛德自嘆國家鍊金術師是國家走狗的畫面),因無助而惆悵、無法倒帶的過去,博雅的笛聲不只是承諾,還隱隱包含了一種鬱悶沉重
 
 《迷神》
    很讓人心疼的一篇,雖然第一次看時我有點不懂「櫻花花瓣」的比喻。內容描述藤子很想念死去的丈夫伊通,於是去找鼠牛法師幫忙,但在死者成功返回時,藤子卻反而提不起勇氣去開門。「只要讓對方看櫻花花瓣的原樣就可以了。」晴明在解決此事前曾這麼提及,道滿說:「咒是人心的反射。所謂返魂術,若不是有人深切渴望某靈魂歸來,吾人也是束手無策。」套用咒的道理,伊通的歸來除了靈魂存在以外,還有一原因是藤子的渴望,就像「花瓣」和「感受者的內心」造就了「美」的感受的道理,因此只要藤子的態度轉為拒絕,伊通就會回去。
    最後分離的場景很感人,我覺得藤子雖然害怕,但她心底還是希望能和伊通廝守,卻也擔心這樣不正常狀態會害丈夫和自己面臨危險,所以才選擇分離。「夠了,已經夠了,你無法留在這」一種情願自己獨自孤單的溫柔體貼,在內心拼命搖頭,卻又要忍住情緒要對方離開,《AIR_鳥之詩》中有這麼幾句歌詞:「從那一天起未曾改變,但不會有永恆不變這一回事,雖然後悔,但我還是放手了。」就像在喪禮上總有人會說:不要哭,這樣他會眷戀,容易走不掉一樣地心碎,然後啜泣,最後轉為沉抑的慟哭。
 
《為誰而若有所思》
    一定要提一下的是我覺得這篇的「咒」很奇怪!(不知道是不是翻譯的問題?)明明博雅的體會是:我們看不見生命的本質,只是看見生命的型態,但「生命」確實存在著!但晴明的回應卻是:有「東西」、「人的認知()」,生命才會存在,然後再扯到生命的容器,這不是很奇怪嗎?明明除了生命兩個字外根本就沒其它屁關係呀!反正這也不是主題Orz!
 
 「私心藏密意
    我只自如常日行
    卻不覺形於顏色
    風聲傳萬里
    但望人人都不知
    怎的人人皆探問
    為誰而若有所思」       (引自忠見&兼盛的和歌《戀》)
 
    一開始看標題以為和愛情有關,但其實講的是執念的故事。以往以鬼魂的代作參加競賽的壬生忠見第一次提出自己真正的創作,卻不幸敗給對方,最後拒食而死,其幽魂在宮中遊盪,無神地吟誦自己的作品,大家這才發現忠見的倔強之處。世上竟也有那麼巧合的事:兼盛改作的底本竟是鬼魂的創作,其實這並不是任何人的錯,但卻造就悽愴的結果。而最後晴明並沒有對鬼魂加以處置,只留下百感交集的回憶,算是較特別的一篇。
 
 
    其餘還有瓜仙人、爬行鬼、俯臥巫女、吸血女仕,其中俯臥女巫一篇對晴明、道滿、博雅的心態有些許描寫,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研究看看()
    花了幾天,但,哈哈,我寫完嚕ˇ
 
 
 
大推一下陰陽師系列
 
陰陽師-陰陽師系列第一部
陰陽師飛天卷-陰陽師系列第二部
陰陽師付喪神卷-陰陽師系列第三部
陰陽師鳳凰卷-陰陽師系列第四部
陰陽師龍笛卷-陰陽師系列第五部
晴明取瘤-陰陽師系列第六部
陰陽師太極卷-陰陽師系列第七部
陰陽師首塚-陰陽師系列第八部
陰陽師生成姬-陰陽師系列第九
 
 
再推一個
 
久遠之絆
 
雖然是ACG站,但它有很多關於陰陽師的相關資料,包括陰陽寮、家系表、占事略決,甚至還有歷史背景、相關和歌等,算是很豐富的一個站喲!(只要把現代設定的部份忽略就好了~)
 
 
 
 
 
 
 
參考資料:
久遠之絆
維基百科
博客來
《對日本古典文學施咒》賴振南
陰陽師漫步平安京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