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總是在遇見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人們
  • 76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異鄉人‧惡漢‧換取的孩子─降生十二星座

 
 
駱以軍在新版自序中這麼說。
 
ㄧ開始注意到駱以軍,是在某雜誌的專欄裡;
接著,在建青小說獎的評審獎評:張耀仁和伊格言的對話中,再次出現了他(伊格言甚至形容他是「難以超越的高峰」!)
最後,在考前十多天的某次衝動之下,我去看了它,被譽為「當代最偉大的小說」的《降生十二星座》!
 
我所看的《降生十二星座》是由6篇短篇小說組成的集本,其中各篇獨立,
但似乎又保持著小小的相關性(像是〈降生十二星座〉的主角在〈折光〉中成了配角),
除了這種令人驚奇的小手段外,說故事者本身的敘述功力更是將小說帶至另一個境界─略帶奇幻的情節、若有似無的惆悵、懸置倒錯的時間軸運用、甚至是語氣激動處不打標點的形式,也難怪能有如此高的評價!

 
『只因你降生此宮,身世之程式便無由修改。』
 
在〈降生十二星座〉裡,除了身為老電動迷的主角,還穿插著電玩時代、童年事件、道路十六等(你不得不注意到作者在「人稱交錯運用」上的流暢),
沉迷於星座認知遊戲中,卻又免不了興起自己是何種星座的無助;
好不容易解開的謎底,原來只是一段「別人的」、「寂寞的」愛情故事。
似乎隱約在弔念著什麼,或是只因為經歷過瑰麗繁華而無法承受一朵落花沉下的重量?
降生此宮而無法改變的命運,永恆的時間,似乎都只是無謂地在期盼一個永遠到不了的結局。
 
『為什麼你的作品裡沒有稍微認真一點在悲傷的人呢?』
 
〈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〉的主角提出這麼一個問題,
稍微認真一點悲傷,或許就被現實的狂浪快速襲捲(而無助地只能以瞌睡躲避?)。
繁華落盡後的樹林總是悲涼的,就像逝去的鬼臉,笑著的、哭著的─那一千零一號表情,
這才是逐漸逝去的結局對我們的漠然所給予最重的報復。
 
『好像一場愛情的背後,一定要有仇恨和欲望的流動,才覺得安心…』
 
但真要說交錯手法的話,〈消失在銀河的航道〉應該是最顯明的,用了比較典型的故事人稱交錯,
沒有人回去過,因為根本沒有回去的地方;沒有人消失,因為所有人早就一起迷失了,
在無垠的目的地、混著永不停止的愛的告白,和那位憂鬱的妄想症病人一起。
 

我們都在永不停止地墮落
我們都在永不停止地下墜
我們都在永不停止地沉溺

 
如果某天黑夜真的塌了下來,你能否有辦法在越來越近的驚懼中分辨出:
在你頭頂上方即將把你壓成肉醬的是哪一片星座圖?
當然已不是「為辭新賦強說愁」的年紀了,但卻又照常聽雨
 
我們無法再順從公式化答法
 
一切的ㄧ切卻仍重複上演
 
當然,除了那一片依舊紊亂的星空
 
 

參考資料:
 
 
註:另2篇沒提到的是〈齊人〉和〈陰鬱的森林及某些迴旋不止的雙人舞〉


 

(印刻出版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